外媒:小马科斯当选菲总统对中国有利

[文/观察者网熊超然]菲律宾2022年大选的正式结果已经揭晓,总统候选人小费迪南德·马科斯和副总统候选人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双双以明显优势在投票中获胜,但仍需选举委员会和国会确认后正式公布。

在外媒看来,这场大选不仅关乎未来数年菲律宾的发展,也不可避免地牵涉到了全球两个大国——中国和美国。

此前,菲媒的观察认为,选举中排名第二的总统候选人、现任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获得了美国的支持。路透社认为,此番小马科斯胜选,对于中国有利,而对于美国则是不利的。也有菲律宾学者在接受BBC采访时指出,鉴于马科斯家族在美国有一些“人权记录”,届时小马科斯将成为“西方弃儿”,或将寻求中国支持。

美联社则指出,菲律宾大选的结果引发了外界对于该地区“民主进一步被侵蚀”的直接担忧,并可能使美国试图削弱中国在菲律宾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这一努力变得更加复杂化。持有同样观点的,也包括了日本媒体,它们称小马科斯的政策目前并不清晰显现。

不过,《外交政策》杂志则通过小马科斯为数不多的竞选辩论发言下了结论,认为其在南海问题上的对华态度比杜特尔特更为强硬,并更为看重菲美同盟关系。如果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持续强硬,考虑到菲律宾国内的政治气氛,即使与杜特尔特结盟,小马科斯也会调整杜特尔特时期留下的外交政策。

当地时间5月7日,菲律宾马尼拉大都会帕拉纳克市,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的支持者走上街头。图自澎湃影像

美国支持的候选人,是她不是他

小费迪南德·马科斯生于1957年,是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与妻子伊梅尔达唯一的儿子。小马科斯一直在“淡化”其父亲统治时期的丑闻,反对贪污腐败的指控。总统竞选期间,他将自己塑造成“弥合分裂的人”,并把父亲执政时期塑造成菲律宾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历史上,小马科斯的父亲老马科斯曾被控贪污政府100亿美元,然后逃往夏威夷。1986年,菲律宾爆发“人民力量”抗议,推翻了马科斯政权。1989年老马科斯死后不久,马科斯家族重返菲律宾。

此次与小马科斯搭档竞选的副总统候选人,是现任总统杜特尔特之女莎拉·杜特尔特,《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PhilippineDailyInquirer)表示,小马科斯此次竞选总统获得了杜特尔特的“间接支持”。

小马科斯和莎拉·杜特尔特在竞选集会上 图自人民视觉

而另一位总统候选人、现任副总统罗布雷多,身上贴着的则是“亲美”、“反华”等标签。虽然罗布雷多的代表色粉色和小马科斯的红色在色环上很近,但是他们在政治上的区别如同水火——罗布雷多是杜特尔特“扫毒战争”和外交政策的坚定批评者,被认为是反对派领袖。

《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指出,早前,对于这场菲律宾大选,美国政府所支持的总统候选人正是罗布雷多。

总统候选人、现副总统罗布雷多 图自菲律宾媒体

路透社:小马科斯胜选对中国有利,对美国不利

路透社指出,随着小马科斯在选举中取得“决定性胜利”,这一局面不仅将影响菲律宾本国,还将重塑这个东南亚国家与中美两国的关系。报道特别提到,小马科斯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路透社报道截图

报道称,因为菲律宾处于南海问题的“漩涡”之中,该国也宛如中美地缘政治竞争中的一个重要支点。2016年,菲律宾曾单方面提起所谓“南海仲裁案”,仲裁庭越权管辖、枉法裁判,所作裁决无效,没有拘束力。

竞选总统期间,小马科斯也承认,“南海仲裁案”的裁决是“无效的”,因为中国并不接受所谓裁决。他表示,自己将寻求与中国达成双边协议,以解决双方存在的分歧。

“如果你让美国进来,你就会让中国成为你的敌人。”他告诉菲律宾DZRH电台:“我认为我们可以(与中国)达成协议。事实上,中国大使馆有我的朋友,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一问题。”

对此,曾在“南海仲裁案”仲裁庭领导菲方法律团队的菲律宾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奥·卡皮奥(AntonioCarpio)声称,小马科斯的这一立场是一种“背叛”,他和中国一同站在了菲律宾的对立面。

不过,常驻马尼拉的安全问题专家隆梅尔·班劳伊(RommelBanlaoi)则认为,小马科斯固然希望与中国建立更为友好的关系,但他并不愿意以让出所谓的“领土”为代价。

班劳伊称,小马科斯的父亲统治菲律宾长达20年,他虽是美国的亲密盟友,但在1975年菲律宾与中国建交后,开始与中国接触。小马科斯年轻时曾随母亲来过中国,亲眼目睹了两国关系的发展。

在菲律宾国内,小马科斯被认为是“对华态度友好”的总统候选人,同时小马科斯力挺即将卸任的杜特尔特的对华策略。今年年初,他公开支持杜特尔特和中国的接触方式是菲律宾的“唯一选择”、中国是菲律宾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与中国的关系对菲律宾经济举足轻重。

西方“弃儿”,或将寻求中国支持

菲律宾大学迪里曼分校政治学助理教授吴安平(JanRobertGo)对BBC表示,小马科斯上台后,很可能会延续杜特尔特政府对华的外交政策,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而非在南海问题上对抗。

“他曾提到将继续杜特尔特的基础设施项目‘大建特建’(Build,Build,Build),而这其中一些项目是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提供的贷款,”吴安平说。尽管小马科斯表示,他将维持菲美同盟关系,但吴安平认为,考虑到小马科斯在美国有一些悬而未决的案件以及他的家族在“人权方面的记录”,这可能会给菲美两国的关系继续蒙上阴影。

1995年,夏威夷地方法院曾下令,马科斯家族须向其统治下的近万名“人权受害者”支付20亿美元的赔偿。然而,小马科斯已经有15年未曾去过美国,他与他的母亲还因蔑视法庭裁决而面临额外的3.53亿美元罚款。

当地时间5月9日,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之子、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参加投票。图自澎湃影像

目前,小马科斯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路透社记者就其访美计划的置评请求,而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司法部也未回应有关小马科斯访美是否会获外交豁免的置评请求。

“届时,小马科斯将成为西方的‘弃儿’,他可能会向中国寻求支持,”吴安平说。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5月1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在评论菲律宾大选结果或可能产生何种影响还为时过早,但美国期待与新一届菲律宾政府延续特殊伙伴关系。

美国华盛顿智库机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东南亚研究项目主任格雷格·波林(GregPoling)说:“小马科斯的压倒性胜选将让华盛顿的许多人感到失望。”

“但这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即美菲同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美国需要继续努力深化这一同盟关系。”波林说道。

安全问题专家班劳伊则称,小马科斯将寻求维持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但他在选择上会保留一些余地。“根据菲律宾和美国在BBM执政下的双边关系如何发展,重新谈判共同防御条约仍是一个选项。”班劳伊此处所说的BBM,正是小马科斯的儿时小名“邦邦·马科斯”(BongbongMarcos)。

美联社:小马科斯胜选使美国对抗中国的努力复杂化

对于小马科斯的胜选和即将上台执政,美媒也消极看待。美联社指出,小马科斯当选新任菲律宾总统之际,正值美国日益关注印太地区,着手实施于今年2月公布的“美国印太地区战略”,即通过加强安全联盟和伙伴关系网络,大幅扩大美国与该地区的接触,以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和雄心。

美联社报道截图

和路透社一样,美联社也提到了小马科斯在对华政策上的态度:准备搁置“南海仲裁案”、希望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基本延续杜特尔特时期的对华外交政策。

而在对待美国的态度上,小马科斯预计将维持住菲律宾同美国的同盟关系,但由于美国支持了其父亲被废黜后而上台的政府,以及马科斯家族在夏威夷地方法院的法律案件,这种关系变得更为复杂。

报道称,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即将离任之际,其支持率为67%,他在任内与中俄建立了更紧密的关系,并时不时地指责美国。然而,他也已经撤回了向美国发出的一些威胁,比如废除两国之间的一项防务协议。

有政治学专家表示,美菲关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总统拜登,一方面拜登在菲律宾的地缘战略利益方面有优势,另一方面他必须在促进美国理想中的“民主和人权”上取得平衡。

“如果他(拜登)选择后者,他可能不得不孤立小马科斯政府,而小马科斯对美国的态度又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拜登如何与之接触。”这位政治学专家说道。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波林称,尽管拜登政府可能更倾向于同罗布雷多合作,但其与小马科斯政府之间的关系,对于两国安全和繁荣至关重要,尤其是在中美竞争的新时代。

波林表示,与罗布雷多希望对抗中国不同,小马科斯的政策似乎像是“加了密”,他不仅回避总统候选人辩论,回避采访,在大多数问题上都保持了沉默。

与美联社有着相似观点的,还有日本媒体《日经亚洲》(NikkeiAsia)。这家媒体认为,小马科斯被认为将会延续杜特尔特的对华友好路线,其胜选可能使美国在亚太地区(对抗中国)的努力变得复杂化。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小马科斯政府将如何与美国打交道。

《外交政策》唱不同调:小马科斯不是“杜特尔特翻版”

与大部分媒体的分析观点不同,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Policy)5月10日则撰文,替小马科斯的政策“解密”。正当其他媒体认为小马科斯是力挺杜特尔特对华政策时,该杂志称其在外交政策层面并非是杜特尔特的翻版,他打算在中国面前“捍卫主权”,并优先考虑与美国结盟。

值得注意的是,《外交政策》杂志在分析中美菲三国之间的关系时,主要的着墨点就是南海问题。

《外交政策》杂志文章截图

文章称,小马科斯也许会受到其父亲和杜特尔特的政策影响,在未来组建一个对与中国打交道感兴趣的新政府,但同时也会让美国保持在其身边。而在政治上,他会寻求同杜特尔特结盟。

因此,未来六年任期内,美国应当期待一个略有不同的“杜特尔特式领导人”,他对中国友好,但不会像杜特尔特那样表现出要解散菲美同盟的意图,而如果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持续强硬,他甚至可能会加强菲美同盟关系。

虽然在竞选期间拒绝了大多数辩论活动,但小马科斯今年还是参加了一场主要辩论,《外交政策》杂志称,正是在这场辩论上的一些发言,可以窥探出一些其政策端倪。

小马科斯说:“无论超级大国试图做什么,我们都必须在菲律宾的利益范围内合作。我们不能允许自己成为其他国家外交政策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有自己的外交政策。”这一声明表明,他既不会让菲律宾固守与美国的联盟,也不会与中国建立新的伙伴关系,而是希望走一条中间道路,以应对日益激烈的大国竞争。

小马科斯还在辩论中强调,菲律宾是地缘政治的一个“热点”,声称本国“不会向任何国家,特别是中国,让出任何一寸土地”。《外交政策》杂志解读称,小马科斯对于“南海仲裁案”表示,由于中国拒绝参与仲裁,“菲律宾不再有机会”,这不应被解读为他对于裁决的否定,而是承认没有中方配合,执行裁决就很困难。

文章指出,而且小马科斯还在辩论中表现出了在南海问题上的决心,称其目标是“向中国表明,菲律宾不是要向中国船只开火,而是正在保卫我们的领海”。“菲律宾需要让中国意识到,我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们不同意他们的做法,将继续通过外交和其他渠道解决问题,使之不再发生。”他有关中国的发言,又一次比杜特尔特强硬得多。

资料图: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图自澎湃影像

在看待菲美关系时,小马科斯也明显有别于杜特尔特,他称这一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同盟”,让菲律宾受益了一百多年。与杜特尔特试图瓦解菲美同盟不同,小马科斯的发言代表着将会优先考虑菲美同盟。

《外交政策》杂志最后也指出,小马科斯所有的表述,也只是一个表述而已。未来几年,他必须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其言行的一致性。

但文章最后仍旧认为,考虑到如今菲律宾民众、军方领导层和其他选民的情绪,相当多的人支持美国是一个基本事实,加上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没有任何减弱迹象,杜特尔特的政策在政治层面已经失败。因此,小马科斯可能会调整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最大化菲律宾的战略利益,以避免掉入同样的陷阱。

posted on 2022-05-14  admin  阅读量:

版权信息

彩多多平台,彩多多官网,彩多多网址,彩多多下载,彩多多app,彩多多开户,彩多多投注,彩多多购彩,彩多多注册,彩多多登录,彩多多邀请码,彩多多技巧,彩多多手机版,彩多多靠谱吗,彩多多走势图,彩多多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多多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